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国内新闻

武汉遭男子扇耳光环卫工:现在好心人太少了

car2

 武汉遭男子扇耳光环卫工:现在好心人太少了  2014年10月20日早上,虽因掌攉事件心情受到影响,刘福香仍在工作。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图  劝阻“宝马男”不要往车窗外扔垃圾,湖北武汉51岁的环卫工刘福香上前劝阻

 武汉遭男子扇耳光环卫工:现在好心人太少了   2014年10月20日早上,虽因掌攉事件心情受到影响,刘福香仍在工作。 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图   劝阻“宝马男”不要往车窗外扔垃圾,湖北武汉51岁的环卫工刘福香上前劝阻未果,反遭宝马司机扇耳光。目前,打人的“宝马男”仍未到案。20日,刘福香对澎湃新闻说,希望宝马司机能够向环卫工这个群体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   18日早上9时30分许,有网友发微博称,在武汉江汉一路步行街欧利新天地门前看到令人吃惊一幕,“一名开着宝马车的男子沿路丢垃圾,被一名环卫工人制止。突然,司机下车跳打环卫女工刘阿姨耳光,至少扇了四个耳光”,当时打耳光的声音特别响。   澎湃新闻从花楼水塔街环卫所了解到,被打女环卫工叫刘福香,51岁。挨打后脸上和脖子上有多处红印,花楼水塔街环卫所已安排刘福香到医院检查,并让她好好休息。   事发后,武汉市城管委向刘福香颁发了1000元委屈奖。20日,刘福香仍在坚持上班,为保证她的安全,防止“宝马男”报复,她的清扫片区已经被调换。   花楼水塔街环卫所万队长说,环卫工被人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这一次有热心人拍照发微博才引起了社会关注,只希望社会上爱护环卫工工作成果的人多一些。   刘福香告诉澎湃新闻,不在乎“宝马男”受到什么样的惩罚,只希望他能够站出来,对环卫工这个群体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   澎湃新闻:武汉市城管委给你发了1000元委屈奖到位了么?现在脸上还疼么?   刘福香:这1000元的委屈奖已经发给我了,有了单位和同事的关心,心里稍微舒服一些。当时开宝马车的那个人打我脸的时候,并没有感觉有多痛,痛的是心,现在还感觉心痛。   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告诉儿子,我的儿子都有29岁了,这个年轻人比我的小孩还要小。我老公几十年都没有动我一下手,当时也气得够呛。   我只是劝阻他不要乱扔垃圾,结果他就动手打人,太让人心寒了。   澎湃新闻:能说说事发经过么?   刘福香:当时我正在江汉一路步行街欧利新天地门口扫地,一个司机将车停在路边,车门边的路上已经丢了一些垃圾,我没有作声就把垃圾扫走了。等我回过头,发现车边又丢了一些垃圾,我再次将垃圾扫走。没有想到,司机还在继续扔垃圾。   我上前对开车的年轻人说:“小伙子,你不能老是往车外丢东西。”对方竟回应“我乐意”,之后,还爆了粗口。刘福香说,被骂后,她忍不住“回敬”了一句。对方就下车追她,她往车后跑了四五米,见对方要追上来了,就举起扫把自卫。对方没有再追,而是抢过扫把和撮箕,用力摔在了地上。她掏出手机就去拍宝马车的车牌,对方冲上去一手拽住刘福香的右胳膊,一手朝她的脸上连打两个耳光。   澎湃新闻:这样的情况是第一次遇到么?   刘福香: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去年冬天我在民主一街扫地时,一名20多岁的年轻人端着一碗稀饭,嫌我把灰扫到他的碗里,把一碗稀饭都倒在我的头上了。无奈我只得报警,后来还是这个男孩的同事给我赔礼道歉。   这一次如果不是网友替我抱不平,我也只能咽下这口气。   澎湃新闻:环卫工这么受气,那为何还要干这一行呢?   刘福香:我每天凌晨3点就要起床,4点钟就要上路,6点前要把路面上的垃圾清扫干净,每天要扫3大桶垃圾。现在又在搞文明城市评比,有的环卫部门,发现垃圾就开一张单子,一次罚款3元,环卫工的压力大得很。   但环卫工拿多少钱呢?我干环卫干了20多年,去年才退休,现在返聘后每个月1600元,其他同事扣除社保后只有1330元钱。1330元钱能干什么?现在一把白菜都要2元钱。   我50岁就退休,在家实在闲着没事,单位要返聘我我就同意了。你看看我身边的同事,都是4、50岁的人了,而且基本都是从农村来的,能干点别的事情谁来干环卫工?现在我身边的环卫工根本没有30岁左右的年轻人了,哪个年轻人愿意干呢?我们干不动了谁来干?   澎湃新闻:你的同事有没有遭遇过这样的情况?   刘福香:我们很多同事都遭遇到类似的情况,我们没有钱,又打不过人家,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吞。   现在说我们是城市的美容师,说实话这个称号离我们的生活太远了。现在社会上素质提高了一些,我们扫地的时候,有素质的人会把垃圾丢在我们的撮箕里,但有的人等你走了就丢在你背后。我上前劝他们不要乱扔,有的人说“关你屁事”,有些人还说“我不扔,要清洁工干什么?”   澎湃新闻:你觉得开宝马的司机为什么会这么嚣张?   刘福香:现在有一些人会请我们去店里休息,喝口水,但这样的好心人太少了。就是因为我们干得活脏兮兮的,很多人认为我们干的是下贱的工作,是好欺负的人。   开宝马车不就是认为自己有钱,可以拿钱对付我们,可以欺负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么?不要以为开着宝马,就可以不把我们当人。我们虽然干的活脏、累,拿的钱少,我们不偷不抢有什么好自卑的呢?如果哪一天环卫工不扫地了,城市乱糟糟的大家肯定又要怀念我们环卫工了。   我们现在只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尊重,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这一天。   澎湃新闻:现在你最希望“宝马男”能够受到什么样的惩罚?   刘福香:说实话,我不在乎他受到什么样的惩罚。昨天(19日)晚上,派出所喊我去辨认打我的人,民警告诉我打了他很多次电话,他一直关机,他的亲戚朋友也不接电话。做了这样的事又不敢面对,不像个男人。   以前我们很多人遇到这样的事只有算了,这一次我希望警方能够找到他,让他向我们环卫所陪个礼,这样我和我的同事们才能找回一些尊严。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