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国内新闻

起底邪教“血水圣灵”:总部设在台湾 境内教徒30万

car2

  教徒面前呼风唤雨,台前幕后万人敬仰。邪教首领左坤自封为“神”,一脸“笑面佛”。这个自称手握境内30万教徒的86岁老人,有私人飞机、加长悍马轿车接送,被称之为“财”、&ldqu

   教徒面前呼风唤雨,台前幕后万人敬仰。邪教首领左坤自封为“神”,一脸“笑面佛”。这个自称手握境内30万教徒的86岁老人,有私人飞机、加长悍马轿车接送,被称之为“财”、“色”俱好的邪教人物。

  67岁老人高喊他“老爸”,两三岁幼儿对“神爷爷”的邪教咒语对答如流。成百上千青少年“神儿女”加入,百万计教徒“奉献”款从世界各地流向总部台湾。左坤一边对全球教众宣扬世界末日来临,立誓“进神国”,教众呐喊震天,一边谨慎嘱咐教会骨干一旦被抓要谎称他将命不久矣。若不是包含“三省都督”在内的多名中高层头目被抓归案,10多年来的涉密资料被警方掌握,左坤的邪教帝国可能仍在飞速壮大。

  “神人”左坤

  积极向境内渗透、发展组织,教徒从老人到两三岁幼儿

  左坤年已耄耋、步履蹒跚,身前身后贴身护卫,他想在有生之年把“血水圣灵”缔造成“属灵的奥林匹克”。

  全世界的邪教组织数以万计,去年5月底山东招远“全能神”邪教徒残杀无辜群众事发之后,“血水圣灵”数度被点名为邪教。新华网报道,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7个邪教组织,“血水圣灵”名列其中。中国反邪教协会也在谴责声明中明确指出当前国内11种活跃的邪教,“血水圣灵”是其中之一。

  据人民网报道,“血水圣灵”设立之初,台湾当局认定其具有邪教倾向而予以挤压。为逃避打击,左坤由台湾移民至美国。近年,该教积极向境内渗透、发展组织,并疯狂向信徒敛财,左坤则是“财”“色”俱好的人物。

  “血水圣灵”总部在台湾地区,以特区、区、小区、教会四级体系划分,目前有10个特区。2014年之初,江西“特区”已有613个教会,左坤要求全国教会骨干学习“江西经验”,提出发展1万个教会的目标。去年年底,他公开宣称教会已达7000个,境内教徒逾30万。

  “得中原者得天下”,左坤曾亲自给山东“特区”发信鼓励。警方披露数据显示,仅山东“特区”中德聊、德济、长丰三个小片区,2014年7月至12月间就发展教会65个,教徒达2000余人。而传教能力强的王某,短短7个月内就在河南七个地市完成基本组织架构。

  在山东“特区”向左坤生日献礼的视频中,无数六七十岁的老人一脸喜庆,歪着脑袋翘着屁股喊左坤“老爸”。也有两三岁的幼儿一脸童真,对“左爷爷”的咒语对答如流—

  幼教甜甜地问:“如果你看到有龙有蛇有骷髅头该怎么办?”

  幼儿顺溜地答:“用灵祷告,嘀嘀嘀嘀,教会奉左坤爷爷所侍奉神的名,靠赖主耶稣大能大力,狠狠地捆绑诅咒掌死权的魔鬼撒旦,将它们赶尽杀绝。”

  左坤被教徒叫做“老爸”,被视作神。“血水圣灵”的前身—台湾石牌教会的手册记载,左坤之姓名几千年前就写在经上,左乃东方,坤为妇人。左坤生于东方海岛,1966年8月8日被提至三重天,历练40年、付出生命代价,才练就传福音建立基督的肉身,身披日头,脚踩月亮,头戴十二星冠冕。而左坤在《家谱》中自述1930年生于江西,出生不久父亲、祖父相继去世,母亲带其改嫁,15岁时恰逢军队有个叫左坤的士兵逃跑,他才顶替参军。

  左坤说在一次战乱中找到一笔钱,趁乱离开部队去其他地方游览,花完钱回到部队才发生死伤惨重,逃过一劫。又有一次他遭埋伏,装作伤兵被放走,“多年战火中幸存,没想到神使我在军中经历了多次丧命的危机。”

  这样的“逢凶化吉”并非孤例。左坤还说2005年在纽约遇到“17级飓风”,休斯顿最好的建筑只能防9级风,人们都在逃亡,教会的人电话催他快走,他说没关系,“风已经吹到门口了,却一直打转不能前进。”

  2008年左坤曾对全球教徒讲自己三次“死的经历”。他说,自己第三次死的时候,被送到全世界最先进的M R I检查仪上,机器一开,房间所有的剪刀、菜刀、铁的东西都吸上去了—因为他心脏没有瓣膜,血管里装了支架、身上有金属。

  马航坠机、昆明暴恐、高雄爆炸、加拿大国会枪击、乌克兰东部战争……左坤还对“血水圣灵”教众举例说,这些都是大灾难来临前的先兆,世界末日快到了,只有“血水圣灵”教徒才能平安度过,才能随他“进神国”—“我的生命是从神来的,是不会死的。”

  教会扩张

  教会中50岁以上人员居多,学历普遍低于高中水平

  “世界末日就要到了,不信教的人都将接受神的审判,死后不得超生……只要信教,包你和家人百病不生,死后都能够上天堂做王……”早在1995年8月,重庆73岁的女基督徒王阿婆就相信这样的“世界末日论”,成为“血水圣灵”教会的执事。时隔20年后,“血水圣灵”的教徒依然笃信,“作为‘神儿女’,我们要效法老爸,将自己当活祭献给主,做主合用的器皿,满足神的心意。”

  在被警方逮捕的一名教徒高层人士的电脑中,有500余首诸如“老爸活着就是基督”等诗歌,还有自2005年7月以来左坤录音、录像、照片等首次被发现、尚未公开披露的文件。照片中既有左坤在三辆价值30多万元大功率摩托上戴墨镜的神采奕奕,又有左坤戴帽在湖北武汉黄鹤楼下竖起大拇指的“路人甲”手势。

  28岁的山东小伙高强曾任“血水圣灵”山西、河北、河南三省带领,去年被挑选为骨干赴台湾与全球22个国家的教徒参拜使徒左坤。因母亲信基督教高强略懂圣经,大学时女友曾因其宗教信仰而分开。2008年大学生物系毕业前夕,他在公园遇到传福音、发展教徒的姊妹(教会内部互称兄弟姊妹),交流圣经后领受福音。

  当过质检员,干过几份正经工作,直到2013年辞职期间,他还只是偶尔看圣经。2013年5月他回德州的基督教堂聚会,散会后遇到“血水圣灵”的陈姊妹,深入交流后对方问他是否愿意做神的工作,困于没有更好工作,他答应了,随后被推荐到山东济南专职传教。高强说,他曾尝试跟母亲谈圣经,希望把“血水圣灵”的思想灌输给她,但母亲死活不信,父亲、姐姐则连基督教都不信。不过“血水圣灵”2014年3月9日建立的陕西汉中市华阳教会人员名单中,有的一家老小都入教会。

  陕西汉中33岁陈女士职高学历已算得上“高文化”,她在教会中是执事,她53岁的母亲贵为教会长老,陈女士7岁的儿子也在教会中。因羡慕姐姐“可以担当”,陈的妹妹加入教会,不过教会组织者对她批注,“此人虽单纯,但因为看护双胞胎小孩,所以只能建造,不能担当。”

  教会中50岁以上人员居多,学历普遍低于高中水平。老龄教徒中鲜有大专这样的“高学历”,不过60岁的王某“认识职分,忠心向上”,被重用为当地教会唯一的“长老”。长老是“血水圣灵”各大特区专设的福音组选拔出来,以作扩张与控制之用,即便七八个人的教会也必须设立长老。教会在扩张之时并非什么人都接纳,在一份新建教会人员名单中,学历最高、76岁的刘某,被特别标注“靠不住”。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