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济南新闻

济南洗浴中心按摩小姐推销自己,暗藏色情服务

car2

生活报的记者同志:  你好!我叫小燕(化名),犹豫再三鼓起勇气给贵报写信,说说我的心里话。

  今年,我26岁了。去年,我结婚了,以为幸福从此开始,没想到结婚还不到一年,他经常不回家。当我知道这其中的原

生活报的记者同志:

  你好!我叫小燕(化名),犹豫再三鼓起勇气给贵报写信,说说我的心里话。

  今年,我26岁了。去年,我结婚了,以为幸福从此开始,没想到结婚还不到一年,他经常不回家。当我知道这其中的原因,几乎要发疯了。

  前几天,丈夫竟然跪在我面前哭诉:“房子已经被我卖了。卖房子的那8万块钱也被我花光了,我喜欢住在洗浴中心,看看黄色二人转、按按摩,喜欢有‘小姐’的陪伴,我知道这样错了,但我控制不了自己……”我拿起了菜刀,几乎想杀了他。

  我们的婚姻是有感情基础的,与丈夫恋爱4年,我们一直相处得很好。丈夫开始不回家是在蜜月后才出现的,当时他以“今晚要加班”、“我找了个兼职”等理由一天比一天回家晚时,我就发现他开始流连在各种娱乐场所了。

  我明白,从深夜回家到离家不归,是因为外面的诱惑太多。我从没去过那种地方,只是听说洗浴城一个包间的最低消费大都在数百元人民币以上,有小姐提供特殊服务价格更高。

  我真恨那些藏污纳垢的歌厅、洗浴中心、酒吧,是它们夺走丈夫的心,让多少个本来幸福的女人和我一样独守空房。现在连房子也卖了,没有了家,我们可能也要分手了……

  希望你们能够揭露洗浴城里的丑恶,引起社会的关注,联合有关部门对这些娱乐场所予以取缔。

  一个不幸的女人

  哈市的洗浴中心果真像读者反映的那样吗?为了探究真相,7日晚,本报两位记者对读者来信反映强烈的两家洗浴中心进行了暗访。记者想弄明白的是,究竟洗浴中心用的是什么手段,将小燕的丈夫勾引得如此失魂落魄。记者经过暗访之后,感觉大吃一惊,让记者没有想到的是,某些洗浴中心竟然如此大胆,如此不堪……

  大厅里推荐“特服”

  7日20时,记者二人以顾客的身份来到了香坊区棒槌岛洗浴中心。

  一进大厅,服务员向记者推荐一种18元的套票,称该套票包含浴品、搓澡和一次保健按摩。看记者犹豫,服务员便对记者说,他们这里还有68元的韩式按摩和88元的泰式按摩。记者表示要先洗浴,然后再做选择。

  这里的洗浴区不大,只有几十平方米,热水时断时续,记者让服务员调一下,他们说是锅炉房的事,管不了。

  洗浴完毕,记者二人来到休息大厅,这里的空间不大,放了二三十张床,大厅中间有一台电视,周围的灯光很暗。一直跟在身后的服务员一再向记者推荐包房,反复说“包房休息,可以不花钱”。记者问:“包房不花钱是不是就得做按摩呀?”一个姓李的服务员说:“到我们这里来的,基本上都进包房做按摩,我先给你介绍,如果您做的话,再到包房也行。”该服务员说:“128元的是‘大活’,也就是‘特服’,做什么都可以。68元和88元的按摩是怎么回事,我就不知道了。我给您叫按摩小姐,由她给您介绍。”

  按摩女大肆推销自己

  该服务员说完转身离开,不一会儿进来了两位按摩小姐。

  昏暗的灯光下,记者看不清她们的面容。二人分别坐在两位记者身旁,拿起记者的手就开始按了起来。记者问:“你这是什么按摩呀?”一位叫露露的小姐告诉记者,这是最普通的保健按摩,如果洗的是18元的套票,洗浴中心就提供这种按摩。露露对记者说:“我们做这种按摩只能提取7元的回扣,这种保健按摩非常累,得按二十几分钟。如果大哥照顾的话,可以到包房按别的,包房免收费用。”

  记者问露露三种按摩有什么差别,露露说,68元没什么特别的,88元可以推油,就是肾推,也就是“打飞机”。128元的就什么都可以做,如果要和她包夜的话,价钱是300元钱。

  在给记者做保健按摩的同时,露露一直向记者“推销”自己,极力劝记者去包房做个“大活儿”。见记者不是很感兴趣,她就利用按摩的机会试图触摸记者的敏感部位。被记者斥责了几句之后,她明显不太高兴,一边按摩一边嘟囔:“这位大哥可真正经,碰都碰不得,还做什么按摩啊?”

  记者见状表示,如果她保健按摩按得好,一会儿做不做“大活”可以考虑。露露一听便来了劲,对记者有问必答。她说自己今年29岁,属蛇的,身高1.72米,以前是做美容的,今年5月来这家洗浴中心做按摩小姐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的牌号是14号,记者记住这个牌号,以后可以再来找她,并说:“如果想找别的小姐的话,也可以尽管和我说。”

  按摩完之后,露露还是不肯走开,一直坐在记者的身边。记者假装接听电话,称有急事离开了洗浴中心。结账的时候,前台小姐收了两位记者52元。最后,这位前台小姐为记者留下了一张订房卡,并说欢迎记者再来。

  按摩小姐说“这个来钱快”

  离开了这家洗浴中心后,记者一行于21时30分左右又来到了位于湘江路上的大雨花园浴场。

  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这家可是远近闻名的“好地方”,并主动谈起了“大雨”的情况。来到大雨花园浴场后,记者发现这里的洗浴区更小,桑拿房只能容纳两个人。

  到了休息大厅,服务员没等记者说话,就叫来了两位小姐为记者按摩。其中一名高个按摩员穿着开口极低的“V”字领连衣裙,另一名黄色长碎发的按摩员身着露背的抹胸中长裙。自称为4号的“抹胸裙”坐在按摩床边,只伸手在记者腿上有气无力地随意按揉。

  整个休息大厅里,记者没有看到其他的客人,便问4号:“生意怎么这么差?”4号说:“我们家不做大厅按摩,都是进包房的。”随即她向记者介绍了包房里的服务:“120元,就是‘快炮’、‘平活儿’。除此之外,如果客人要‘做活儿’,再和小姐另谈,比如‘口活儿’是100元。”

  记者让在腿部胡乱按揉的4号先为记者按按头,4号很坦白地说:“我也不会呀。”她说,这里的小姐做保健按摩是不算钟的,“我们只翻包房的牌儿。洗浴按摩套票只有13元,我们按摩员是一分钱都不提的,这只是老板给我们安排一个‘擓货’的时间。”她说,老板还算很“仁义”,包房“平活儿”120元,小姐可以提70元,如果小姐“做活儿”,那所有的小费都是小姐的。

  攀谈中,4号告诉记者,她是学护理专业的。“为什么不去当护士呢?”记者问。她笑着说:“哪有干这活儿挣得多啊,而且省力、没本钱、见效快。”说起挣钱之快,她说:“最快的不到1分钟就能挣70块,然后就回大厅来唠唠嗑,随便按按就完了。”

  来的直接做“大活儿”

  与此同时,另一位记者与身边姓张的38号小姐聊了起来。

  38号小姐向记者介绍,这里一共有8个包房,小姐有十来个,她之所以是38号,是因为来的时候刚好这个号是空着的,就用了这个号,其实小姐并没有那么多。洗浴中心的小姐们经常换,人员流动很大,因为客人需要新鲜感。

  为了拉记者去包房里“做特服”,按摩小姐极力保证这里的安全,她说这里虽然面积不大,却已经开了很多年了,从未出过事儿。她说:“我们家都没有别的按摩,你看,就是做这个的,还不像别的家遮遮掩掩的,有什么推油。来我们家就是直接做‘大活儿’。”

  看记者还是不感兴趣,她继续游说,表示如果记者肯在120元的费用上再多加100元的话,什么都可以让记者做,如果是包夜,12点钟以前是400元,过了12点是300元。

  记者假装打电话,然后离开了这家洗浴广场。

  出来算账,两个人一共消费了26元钱,前台的小姐似乎对记者的消费很不满意,全无刚开始的一脸笑容。

  洗浴中心消费者抽样调查一览

  1、主要消费者年龄群体: 30岁~50岁

  2、消费群月收入大致范围: 1500元以上

  3、平均每次消费金额: 200元~500元

  4、场所档次平均要求: 中档洗浴城

  5、每次参与平均人数: 2人以上

  6、地点方面主要要求: 隐蔽性极高却不一定知名

  7、涉足娱乐场所目的: 应酬、放松心情、偷欢、发泄

  8、最受欢迎消费地点: 包房

  9、娱乐平均消费时间: 2~4小时

  10、消费项目: 洗浴、观看歌舞表演

  按摩、异性陪侍

  11、平均每月消费次数: 3~5次

  12、娱乐消费占月收入比例: 40%

  (上述结果来自本报问卷调查哈市50位娱乐场所消费者)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