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游戏新闻

Treatings创始人:学会对产品“加以限制”

car2

建立初创公司,不论在组织、优化还是执行等方面,都要消耗大量的精力,各项任务都需要创业者去关注,要找千篇一律的模板更是不可能。在我建立Treatings的过程中,对这一切都深有体会。

Paul 是我的合作者,在我


建立初创公司,不论在组织、优化还是执行等方面,都要消耗大量的精力,各项任务都需要创业者去关注,要找千篇一律的模板更是不可能。在我建立Treatings的过程中,对这一切都深有体会。

Paul 是我的合作者,在我们创建Treatings的过程中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呢?其中也不妨各种有趣的事情,比如设计logo文化衫,邀请纽约时报记者Nick Bilton为我们写软文等。在我们的创业故事中,“孵化Treatings”是故事的主旨,而开始走的并不顺利,为了压缩成本,Paul和我住在一个有上下铺的出租屋里,进行“争夺上铺”的“权力斗争”。

我们权衡问题时,“限制性”(cnstraint)的概念成了帮助选择的有力工具。

向普通创业者一样,我辞掉了投资银行的工作,成为Treatings的创始人,我当然希望自己产品的吸引力越大越好。问题来了:这样一个职业社交平台,帮人建立联系后在工作之余约定咖啡时间,用来谈谈拓展工作的事情——这种平台对谁获利最大?我们不希望产品被局限在一小类用户群中,自然希望他们能多多益善。

但我们也认识到“限制”是必须的,从限定用户社区、用户体验设计,到决定合适的办公室文化,我们希望在限制和开源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,限制性太强,就显得过于压抑。

定义社区

创业之初,我对网站的每一个变化都深思熟虑,生怕哪一点没考虑到潜在用户的需求。举个小小的例子,对形容Treatings是“一个职业社交平台”时,是否应该在形容词里加上“年轻”一词,这个问题我们也反复讨论了很多次。

社区需要有明确清晰的定义,分清“是”和“不是”。比方说,我们是做职业互联,不是做交友;我们的目标是加强同类职业人间的交流,扩大获益,不是做专家交流;我们是要让用户在线下对话,我们不是做线上聊天应用。虽然每加一个限定词,都会砍掉一块市场,但这样做却是有好处的,让我们与真正的目标用户群体站得更近。

确定特定人群作为目标群体后,接下来的挑战便是让这部分人接受我们的平台。正如交友网站有其存在理由一样,我们也需要让大家知道我们的社区存在的理由。而要在本来陌生的两人互相约见,则平台上的所有用户舒适度的支持。

比如,在Facebook上给陌生人留言:“我有射箭许可,我们去射箭怎么样”——可能只会引起对方警觉,因为突破了用户的舒适度下限。但在HowAboutWe,一家线下约会设计网站,这样的话却有被用户采纳。可见平台环境的影响之大。

如果你想与还只是陌生人的对方约见谈论工作,会不会显得很尴尬?但如果大家都是怀着同样的目的来到这个平台,那么一切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了。

用户体验设计

我个人不是职业的用户体验设计师,因此在这方面花了大功夫,但却意外发现,我们把平台的框架定的约束性越高,设定的界限越明确,用户的参与度缺是上升的。

《日用品设计》(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)的作者Donald Norman曾说,设计产品时,“设定约束是强有力的产品说明,限定了产品的可能用途。在设计上使用周全的约束条件,让人们即便是在新的场合下,也能方便地确定正确的使用方法。”

约陌生人出来喝咖啡,对方会不会答应?为了让Treatings的用户在这个问题上更有把握,只有让有约见陌生人意向的人来使用这个平台才行。曾经我们考虑过抛弃这个约束,转而把重点停留在“和自己职业圈子外的职业人接触”的层面上。但在最后与用户的交流中我们发现,这样做实际上降低了约见的可能,因为用户“约见”的目的性被削弱了。

通过“挑明”这是个为原来陌生的职业人相互见面的平台,为大家提出“见面”降低了门槛。我们也考虑过线上校友录的形式,但似乎并不适合激发职场上的社交活动。

但限制设定太多也不好。过去为了让约见更一步到位,而让提出要求的人显得不那么唐突,一并设计了“约定时间”和“约定地点”的固定格式。但后来我们发现有时人们希望先发送介绍信息,让约见更加委婉,这种合理需求促使我们后来取消了固定的时间地点选项。

职场文化

在职场文化这一块,我们并没有特别强调,因为Treatings开始只有2个员工。大概最让我们注意的,就是避免被当时我们常驻的纽约大学Bobst图书馆的气氛影响,毕竟高压下学生的气氛太紧张了。

但对于“不健康”的职场文化,我却是深有体会。之前在银行工作时,工作中设置了太多太多的约束:时间期限层层下达,交付需要按照固定的或事先同意的模式进行。

在初创公司的环境中,把握约束和员工自由度之间的平衡十分重要。我曾见过的兴致最高的员工,他们工作的环境就明确规定了“成功”标准和工作目标,同时又保留了在一定范围内的灵活度,员工评价则综合任务完成情况和具体表现进行。

最后说一句,用户喜欢“限制”,员工则未必——比如免费工作餐、啤酒、房屋打扫(笑)。

原文由Treatings创始人Hayden Williams 发表在国外科技博客Pandodaily上

RESPONSIVE AD AREA

涓涓评论评论

匿名发表

Most Popular

RESPONSIVE LEADERBOARD AD AREA
To Top